Ы ∫

我家老屋门前晒谷坪ζ边沿,有间距、高矮、形态基本一致的三棵枣树,它们总是直挺挺向上长,不见●·开枝散叶,活像列Б队站哨的士兵。

这三棵枣树结果,什么味道±没有印象。

乡下人信鬼、怕鬼,相信万物有灵。大人们告诫我们小孩子Ⅲ,晚上不要盯着枣树❤☜看,否则它۞会快速&变高变大,吓死人,我也真的没敢看。

这就是⿹我对那三棵枣树的全部记忆,没有情感,没有故事,۩它似乎沉睡在记忆的某个可忘可不忘≡的角落,不曾想到它、提笔写≦它。

勾起它有些偶然。

前好些年,易中天≈老师在《百家讲坛》某次↑演讲时,赞美鲁迅先生《秋夜》开头&ld◣qu∑o;我家门前有两◈棵树,一棵→是枣树,另一棵也是枣树。&rdqu⊙o;写得非常好。易老师话音∑没落ю,我☆“茅塞顿εїз开”般☺☻立马联想到我家老屋ↇ的枣树。心想,先生家有两棵枣树,≥我家可是三棵,还多一棵!г进☏而窃想,如写我家的ō这三棵枣树,岂不可以不费心思:︹︺︻前面句子照抄,接着写“再一棵还是枣树。”只是,不知道这样写法,诸位↗朋友如Е何点评。

鲁У迅先〒生何许人也,我竟敢如此对比,如●此抄袭!可″我当时没想那么Ш多,恕我不知天η高地¤厚。

┈┉ ★

短期内赚钱的工作_短期内赚钱快的方法_短期内赚钱快的工作 2019-2022版权所有